成都家具工廠即將搬離 新成都不需要低端制造

   日期:2018-05-02     來源:中華整木網    評論:0    
核心提示:3年誰搬走,5年誰搬走,環保過后,成都現有家具園區搬離的傳言一直就在。這并不是空穴來風!新一線城市排名榜首,國家中心城市戰

3年誰搬走,5年誰搬走,環保過后,成都現有家具園區搬離的傳言一直就在。這并不是空穴來風!新一線城市排名榜首,國家中心城市戰略布局,成都的發展日新月異,節奏正在不停的變化,這一系列的改變將打破原有產業布局。9月26日,成都市規劃局對外詳細解讀了成都東進、南拓、西控、北改、中優,未來五大戰略規劃。這些規劃與成都家具企業的未來命運息息相關,因為規劃上看不到家具相關制造業在大成都范圍內有容身之地。

 

東進、南拓、西控、北改、中優,政策詳解

未來五年,成都將建設全面體現新發展理念的國家中心城市,打造西部經濟中心、西部科技中心、西部金融中心、西部文創中心、西部對外交往中心和綜合交通通信樞紐。此外,成都還將優化拓展城市空間,提升城市宜居性和舒適度,堅持“東進、南拓、西控、北改、中優”格局,促進城市可持續發展。

東西南北中產業規劃  

東進:指沿龍泉山東側,規劃建設天府國際空港新城和現代化產業基地,發展先進制造業和生產性服務業,即成都創新驅動發展新引擎;

南拓:為高標準、高質量建設天府新區和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

西控:指持續優化生態功能空間布局,發展高端綠色科技產業,保持生態宜居現代化田園城市形態。

北改:意味著建設提升北部地區生態屏障,加快城市有機更新。第一是提升宜業宜居的社區環境,第二是提升支柱產業的能級,第三是提升市域的生態屏障功能。重點是推動整個北部區域,以北向的德陽、綿陽共建一個產業集群,來推動城市區域的協同發展。

中優:優化中心城區功能,降低開發強度、建筑尺度、人口密度。

與家具相關的重點:

簡陽堅持產業分區、集約開發、集群發展,推動先進制造業和生產性服務業重心東移,空間上形成空港新城、淮州新城、簡州新城、簡陽城區等產城相融的功能板塊,開辟經濟社會發展“第二主戰場”。簡州新城的新城營造模式由過去的‘產、人、城’轉變為‘城、人、產’。(以居住為主,產業被邊緣化,空港新城沒有家具企業的空間)

彭州未來重點發展航空和綠色化工業。

崇州大邑縣邛崍西控”位于成都市西部,包括8個區(市)縣,從被向南分別是:彭州市成綿高速復線以西部分,都江堰市、郫都區、溫江區五環路以外部分,崇州市、大邑縣、邛崍市部分區域和蒲江縣,全市“西控”區域面積為7185平方公里。而此次“西控”,重點便在于控制開發強度、產業門類、生態紅線,實現整個區域更高品質、更可持續的發展,為此,市規劃局制定了“三控制三強化”的規劃策略,來實現對西控區域的更高品質、更可持續的發展。控制土地開發強度,實施規劃規模減量,鼓勵通過舊城改造,調遷低端低效產業的方式獲取發展空間。

在產業上,“西控”區域今后還將控制產業門類,重點發展綠色低碳科技產業,將針對既有產業,制定了產業逐步退出名錄,把與“西控”區域定位不符的產業逐步清除,同時針對新引入企業,制定了項目準入、環境準入、投資準入的標準。促進西控區域的產業園區發展,對每個園區堅持一個確定的主導產業,發展先進制造業,提升產業園能級。(重點發展綠色低碳產業,低端制造將被逐步清除,想留下就得工業4.0,升級成全智能化工廠,只有2%的家具企業能辦到)

新成都不需要低端制造  

產業是城市經濟發展的命脈。未來成都將加快構建具有全球競爭力的產業體系。成都將按照產業發展戰略規劃和城市功能分區,科學定位20個工業園區、10個工業集中區的產業方向,制定園區產業發展目錄和規劃建設導則,推動優勢產業、優秀企業向特色園區集中,引導優質資源配置向特色園區傾斜。培育一批本土企業進入中國500強、民企500強和行業領軍企業。

同時,成都還將順應產業跨界融合趨勢,發展研發、設計和營銷、結算、物流等2.5產業。記者了解到,將來,成都還將被打造成為“非遺之都”“音樂之都”“設計之都”和“會展之都”,優化文創產業空間布局,構建文創產業集聚區和文創產業帶,打造一批重點文創產業園區和文創特色街區。優先發展現代新興文化業態,推進傳統文創產業轉型升級,構建以音樂、文博、設計、動漫、影視等為重點的現代文創產業體系。說了這么多,就是跟家具制造沒有一點關系。

掙扎:北京深圳給出答案,外遷是唯一出路

北京和深圳和成都一樣,全部都都是家具企業的大本營。從他們的案例看能給成都家具企業一些參考。《北京市新增產業的禁止和限制目錄(2015年版)》明確規定的目錄中,家具制造業為重點限制行業。事實上,自進入限制目錄,慘烈在“非首都核心功能”中后,上千家家具企業就開始緊鑼密鼓的操持外遷。

北京:一律外遷  一個不留  

不管是誰,一律外遷,一個不留。這是北京家具企業遭遇的情況。只有一條路就是外遷。雖然家具生產的污染是個大問題,但這個燙手山芋帶來的財政收入、用工市場和投資誘惑足以讓各地方垂涎。

承接園區主要有:唐山蘆臺家具產業園、環渤海(天津漢沽)家具產業園、北京(深州)家居產業園、江蘇邳州官湖木制品與木結構產業園、廣平云谷國際家居產業園、京津冀家居產業園(白溝)、京唐家具產業園、北方(烏蘭察布)家居產業園。我們熟知的意風家具、華日家具、非同家具、HC28、楷模木門、KD定制等京籍企業2017年3月正式宣布將工廠遷入邳州官湖木制品與木結構產業園。

珠三角:城市轉型  外遷不可避免  

珠三角的外遷從2008年就開始了,現在的成都跟那時的深圳很類似。都正經歷一次大變局:在一定過渡期內,逐步淘汰高消費、高污染、工藝技術落后的生產型企業,存在下來的企業將積極增加資本、技術投入,促進產業升級,推動加工貿易從以加工出口勞動密集產品為主向以資本技術密集型高增值產品為主的轉變。珠三角各城市已確定基本定位:深圳發展高科技,廣州重點發展大型裝備制造業。這樣深圳家具也只有外遷一條路可走。

家具企業的經營模式是“兩頭在外”,即“原材料在外、市場在外”,是成本導向的“游牧型經濟”,“逐水草而居”,以追逐低廉的生產成本為特點,這顯然與珠三角的城市轉型、產業升級相背離,也讓珠三角產業升級承受著不可避免的陣痛。隨及深圳的大大小小家具企業都開始把工廠外遷,只在深圳保留研發和營銷中心。如今他們已經度過陣痛期。

編者語:

從成都最近的發展勢頭和戰略規劃來看,未來的成都走的是高端產業與文化音樂旅游戰略,輕污染是必須的。在他們看來,家具企業已經在拖整個成都發展的后腿,外遷是不爭的事實,只會是什么時間開始發生的問題。你有一百種借口,隨之而來的就是一百種手段。

這里,我們不得不提醒成都家具企業們,從北京深圳的案例來看,此事涉及面和深度一定會很透,也就是說,不管你現在是否在園區,是否是自己買的地,只要在規劃范圍內,一律都是高風險。這個范圍現在來看包括了成都家具聚集的幾大集中區,彭州、崇州、大邑、新都、溫江、雙流、郫縣、邛崍、簡陽等等。未來:跟珠三角家具企業當時一樣,工廠外遷,將研發和營銷中心留在成都,會成為為數不多的選擇。

 
 
更多>同類資訊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上海天天彩选4 足球直播免费 悦动圈走路怎么赚钱 体育比分app 秒速飞艇 混沌店赚钱吗加盟 66江苏麻将有挂吗 老街魂串串香赚钱嘛 足球赔率即时赔率 四川金7乐 收废铝和金融铝赚钱吗 我想开个淘宝店赚钱吗 山西快乐10分 自己有个小货车怎么赚钱 nba战报新浪体育 江西多乐彩 卖床上四件套赚钱吗